首页 绣榻嘢史 下章
上卷(一)
上卷(一)

 西江月

 论说旧闲常见,不填绮语文谈;

 奇情活景写来难,此事谁人看惯。

 都是贪嗔夜帐,休称风月机关;

 防男戒女被顽,空人空皆幻。

 话说扬州地方有一个秀才,姓姚名同心。因住在东门里,便自号叫做东门生。

 真是无书不读,又通晓佛家道理,爱做歪诗,又喜吃些花酒。原是一个极潇洒的人,先娶魏家的女儿做媳妇老婆。

 这魏家女儿与东门生,都是甲子年间生人,容貌甚是丑陋,终里代病,故此东门生鱼水上不得认意。后来到二十五岁上就死了,东门生前不美,定要寻个极俊俏的做继室媳妇。

 又有一个小秀才姓赵名大里,比东门生年纪小十二岁,生得标致得很。东门生千方百计,用了许多的手段,竟把大里哄上了。白天是兄弟,夜里同夫一般。东门生虽则死了媳妇,却得大里的股顶缸。

 又过了几年,东门生到了二十八岁,忽有个姓孙的媒婆,来说隔街琼花庵西首,姓金的绸缎铺老板的女儿,年方十九岁了,又白又,又标致得很,东门生十分欢喜。便将盛礼定下,拣了个上好吉,娶过门来。

 东门生见了模样,真个美貌无双,一发欢喜得很,略略一打听,人说金氏做女儿时节,合小厮们常常有些不明不白的事。

 东门生也不计较这样事儿,便是新婚,又舍不得丢了大里,大里在屋下走动,没人疑惑他,大里的娘叫做麻氏,人人都顺了口儿叫做麻婆婆。

 麻婆婆二十岁守了寡,教大里读书,十分严紧照管,自己身子着实谨慎,大里供着他,也是极孝顺的。

 癸已年东门生三十岁,金氏二十一岁,大里十八岁,麻婆三十三岁,大里是麻氏十六岁上时节生的。

 麻氏要替大里寻个标致女儿做亲。大里说正要用心读书,好赶科举,不要小哩。就禀了麻氏出外边寻个朋友,依旧合东门生一处看书,隔一才回去看望麻氏。东门生也常在外边书屋里同宿,一发亲密了。

 大里因在他家读书,常常看见金氏,心中爱他道:“天下怎么有这样标致的妇人,怎得等我双手捧住不歇呢?”

 金氏也因见了大里,爱他俊俏,心里道:“这样小官人,等我一口水了他才好哩!”

 两个人眉来眼去,都有了心了。

 东门生略略晓得此风声,只因爱金氏得紧的意思,倒要凭他们快活呢。又常恨自家年纪小的时节,刮童放手铳,斲丧多了,如今年纪长来,不会久,大里又是嫡亲的好朋友,心里道:“便待他两个人有了手脚,倒有些趣味。”

 一,东门生合大里正吃酒饭,来唤金氏同坐吃饭。金氏摇着头不肯,道:“羞人答答的,怎么陪了客人坐呢?”

 东门生笑起来道:“他便叫做我的阿弟,就像你一样的老婆,都是我戏过的。说甚么羞人呢?”

 金氏掩着口笑道:“你合他有些缘故,我合他甚么相干,怎么好与他同坐呢?”

 东门生道:“不要论长论短了。”

 金氏才走来同坐,因此上每三餐,定然同吃。

 后遇东门生生日,三人同坐吃酒,大里金氏偷眼调情,两人火,不能止。

 大里假意将筋儿失落于地上,拾起时,手将金氏脚尖一捏,金氏微微一笑。金氏取了杨梅一个咬了半边,剩下半边,放在棹上,大里见东门生不来看,即偷吃了。

 金氏又微笑了一声。到晚酒散,两下别了。虽亲近,只是有些碍难,东门生又没有个冷静所在儿,两下里思量,真是没有计较。

 一,东门生合大里在书房里说起几年干事的趣向,东门生把棹拍敲一声,道:“我怎能够把天下极妙妇人着实一干,方才畅快我的心。”

 大里道:“阿嫂的标致也是极妙了,哥哥要寻一个,真叫做得福不知,又叫做吃厌了,又思想菜吃呢?”

 东门生道:“阿嫂新来的时节原好看,如今也不见怎的了!”

 大里道:“我看起来便是,如今天下也没有像阿嫂好的。”

 东门生笑道:“阿弟道他美貌,怎么不眼热呢?”

 大里笑道:“亲嫂嫂便是眼热也没用?”

 东门生道:“那个有甚么难,当初苍梧饶娶了老婆,因他标致,就让与阿哥了。难道我不好让与阿弟么?”

 大里笑道:“哥哥若做苍梧饶,与小弟便是陈平了。只不知阿嫂的意怎的?”

 东门生道:“妇人家都是水性杨花的,若论阿嫂的心,比你还要热些哩,你便晚上依旧在这书房里睡了,我就叫他出来。”

 大里连忙作了两揖,道:“哥哥有这样好心,莫说股等哥哥,便戏做捣的衕桶一般,也是甘心的,这样好意思,怎么敢忘记了,我里去望望娘就回来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正是。”

 大里跳钻钻的别了东门生走去了。

 东门生就进房里来,见金氏吃过晚饭,正要下衣服去睡,东门生就亲了一个嘴儿,金氏问道:“大里去不曾?”

 东门生应道:“去了,方才被他说了许多的风月语儿,听的我十分动兴,你可快些的光光的拍开,来等我一,出出火气。”

 金氏笑道:“这个事,是我与你本等事儿,那用别人撺哄。”

 就儿,仰眠在凳上,两脚慌忙拍开,手捏了东门生的儿,里去。东门生急急送,金氏笑问道:“方才大里说甚么风月的话儿,哄的你这样兴动,你便说说我听,待我发一发兴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当初我与他炒茹茹,还嫌我的儿大,又怪我的长久。过了二年,他的儿大似我的,又卖自家许多的本事道,会整夜不。合他戏的妇人,定肿破呢!常州有个小娘,极有本事,里会锁,男子汉极会戏的,只好一百来,被他了一夜,到五更那小娘七死八活,讨饶才罢!”

 金氏笑道:“谁叫那小娘没廉,要他歪呢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看了大里这儿甚是有趣,不要说妇人家欢喜,便是我也是喝采的,长八寸三分,周围大四寸多些,硬似铁锟,又火热一般的,若是就如大娘娘在,如今定请他去合薛敖曹比试一试。”

 就搂了金氏,道:“我的这心肝的,必须等这样大儿戏才有趣哩。”

 金氏听了,十分过不得道:“你不要说了,我骨头里都酥去了。你称扬他这样本事,待他安排的我讨饶,我才信哩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晚些我叫他来在书房里,合心肝睡一睡好么?”

 金氏闭了眼点点头,道:“我要死了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我心肝这样爱他,一向怎么不合他呢?”

 金氏道:“方才是你说的,怎么道我爱他,便是我爱他,又十分爱你,怎么分了爱与别人呢?”

 东门生道:“他合我极好的,你是我极爱惜的,你两个便好好何妨,我就约他来,只是你放出手段,得他,到明待我笑他,不要等卖嘴才好。”

 金氏笑道:“实不相瞒,我家爹爹有两个小老婆,一个是南方小娘,一个是杭州私离了出身的,常常在家内合婶婶、嫂嫂、姑姑、姊姊们说话儿,也责女人本事。我尽知道些,我恐怕坏了你的精神,不舍得簸,我要肯做,虽是镔铁风磨铜羚羊角金刚钻变的儿,放进我的里去,不怕他不消磨哩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我的心肝说的是,我如今也不戏了,待你睡一睡,晚些好合他征战。”

 东门生拭了儿,又替金氏拭了边滑水,起身出房来,金氏自家上去睡了。

 却说大里回去望娘,在家里心急,等不到夜晚,先写一个帖儿与东门生道:

 阳台之会若何?古人云:“得千金,不加季布一诺。”

 嫂之貌,不啻千金;而兄之信,实坚于季布,即当披甲持戈,

 突入红门,先此奉上战书,呵呵。

 东门生看过又写一个帖儿回道:

 取笑他,说撒,主已列陈齐邱,若无强弩利兵,恐

 不能突入重围耳。必得胡僧贡宝,方可求合也。此后。

 大里看过了帖儿,看看的头落山,好月亮上来了。大里来到东门生书房里,东门生笑道:“嫌早些,你也忒要紧呢!”

 大里笑道:“哥哥发了善心,早一刻也是快活一刻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你在书房里且坐着等候,约有一更尽才好出来。”

 大里道:“专等,专等。”

 东门生即进到房里来,见金氏睡了,方才醒转来,正要走下来,东门生搂住叫:“我的心肝,真睡了这一。”

 把手去摸摸边,惊问道:“怎么边这等的?”

 金氏笑道:“你方才说了这许多的风月话儿,睡去只管梦见有人戏,因此这等的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你梦见是那个戏你?”

 金氏笑道:“你管我做甚么?”

 一把手扯住东门生儿道:“你好好来,戏得我利才歇。”

 东门生搂了金氏道:“我的心肝,我的儿欠大不利,就有大里的心里去,我的心肝才能利呢。他来在书房里了,我就同你出去。”

 金氏笑道:“只好取笑,当真决使不得的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这些妇人家,惯会在丈夫面前撇清,背后便千方百计去养汉,你不要学这样套子。”

 金氏搂了东门生笑道:“我的心肝,我养汉只怕你怪我,你若不怪,我的心肝,不瞒你说,那一刻不是要合他呢。你从前叫我同他坐了吃饭,我看了嘴脸身材,十分爱着他,前天气甚暖,他不穿子,着吴罗衫儿,里边那儿,硬骨骨的跳起来了。我水不知了多少,把我一条银红软纱儿,都透了。还有许多的迹痕哩!你去看看,你如今当真不怪我,今晚我便出去,只是我合你好得紧,便把心里事都说了,你知道了你切不可肚里冷笑我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是我要你做的,决不怪你,决不笑你,我就同你出去,他等许久了。”

 金氏道:“且慢!且慢!脚也不曾洗得。”

 东门生笑道:“你只管去睡,不起来洗,到上轿时候,现穿耳躲,这是要紧的,待我替你洗。”

 便把金氏,捏洗了一会。东门生道:“可惜这样一个好,等他受用,只许你合他一遭,便要进来。”

 金氏笑答道:“不去由你,去了由我,便多一遭,也管我不得了。”

 遂拭净了起来,金氏要穿儿。东门生笑道:“不用穿了,左右就要去。”

 金氏笑道:“不要说,妇人家全恃男子汉来扯儿下的时节有趣儿,你不知道这里头的妙处。”

 当下便穿衣完了,东门生又捏了金氏的脚道:“真个小得有趣,你可换了红鞋,少不要搁在大里肩头上,等他看看也动情。”

 金氏即将红鞋换了。

 又叫东门生去到头席下,取了汗巾来。东门生道:“你真个停当拿本钱的。”

 便寻来递与金氏手,扯手来到书房门边。金氏笑道:“实有些羞人难进去。”

 东门生道:“整见的,你见了他,自然就不羞了。”

 就推着金氏走到书房门外,东门生叫大里开门,道:“今晚你到快活,实费了我千方百计的力气,方得叫他出来。”

 便把金氏推进书房中去,东门生反把门扣了。道:“我自去不管了。”

 金氏故意将身子往外边走,大里搂住道:“我的心肝。”

 就亲了一个嘴,道:“如今我的心肝,没处去了,定任凭我了。”

 东门生在窗外张看他。只见大里抱了金氏在脚凳儿上,灯底下椅子上坐了,看看金氏,叫:“我的心肝,怎么这等生得标致?”

 连亲了六七个嘴。把手去摸摸。金氏又将裙儿捻住,装不肯的模样,道:“且慢些!”

 就动身要去吹灭灯火。

 大里忙遮住道:“全要他在此,照你这个娇娇嫡嫡的模样儿。”

 着力扯带散了,下来,便把手捏住皮。叫道:“我的心肝,我好快活。”

 就推金氏到边,替他解了裙儿,扯去了儿。把两腿着实拍开,就把里去。金氏装出羞答答的模样,把衣袖来遮了脸儿,大里扯过道:“我的心肝,我合你见最的,怕甚么羞哩?”

 一发把上身衣服去,得金氏赤赤条条的,眠倒在上,皮肤就似白玉一般可爱,大里捧了金氏脸儿细看道:“我的心肝,我每常见你,不知安排得我儿硬了多少次。今才得手哩!”

 那时金氏兴已动了,着实就锁起来,一个恨命进去,一个也当得起来。紧百数十,真个十分利。大里儿便大了。金氏笑道:“好没用!好没用!”

 大里笑道:“我的心肝,不紧笑我,我的儿是午间便硬起来,直到如今,心中真等得紧了,我看你这等标致模样,我怎么忍得到如今。第一遭,你便见我的本事。”

 金氏走起来要穿衣服,大里道:“你今晚还要到那里去,我还不曾你起头哩!”

 这时节,大里实在来了,头不会即硬,又恐怕金氏看破着力支撑,抱金氏到窗前道:“我与你凳上照了灯做好,我今晚定要尽我的兴力才罢哩!”

 抱金氏仰眠在凳上,大里伏在金氏身上细看一回,连亲了六七嘴,咂得舌头的搭质着的响,道:“我的心肝,脸儿我看得见明白了,身子合还不曾看得仔细,如今定要看看。”

 先把两个头捏,又圆又光滑滑的,贴在膛上。把皮摸挞,金氏是不曾生产过的,并没一些皱路,摸到间。大里道:“好个柳叶儿。”

 摸到小肚子下头,像个馒首突起,上面生些软细细的黑,稀稀的几儿,大里百般捏,拍开看看,就像红桃儿开列一般的。金氏把脚勾了大里的头到边。大里把口咬,把舌尖在里面卷。看金氏兴大动,皮张开,两片翕翕的动,。大里儿又硬起来。把金氏股掇出凳头上,两脚搁起肩头,看金氏,一双小脚儿,道:“我的心肝,真个是金莲三寸。”

 即把红鞋儿了,裹脚去了。捏住道:“我想前吃酒的时节,假失了筋儿,得捏得一捏,道是快活了。不想今待我解了裹脚,在此捏。”

 就把儿尽进去。

 金氏十分快活,笑道:“你头直顶我里头心里,便不动也是快活的。”

 大里尽力拽,一气了二百余得金氏浑身酥麻了。搂住大里道:“我的嫡嫡亲亲心肝,的我过不得了,我怕这许多羞呢,不得了!我要把从小儿手段放些出来,你却不可笑我。”

 只见金氏迭起来,儿,腿又摇,底鼓又颠,闭了眼,歪了头,口中做出百般哼哼嗳嗳的腔儿,只见会开亦会夹,把进吐出,紧紧锁,慢慢锁,了许多,把儿都浸透了。只听得叶着响声不歇。
上章 绣榻嘢史 下章